他的星

心痛    这个时代终是要过去了

已经私信给小秘书和官博举报了   大家把tag里的戾气收一收   复制犯贱的恶臭傻逼的主页一起私信举报   把文章举报一波然后拉黑就看不见这群蛆虫了    

https://m.weibo.cn/u/2189805662?&jumpfrom=weibocom官博

http://lofterxms.lofter.com小秘书

前面有小姐姐总结了举报方法  大家能动手解决的事就尽量别跟傻逼多扯一句   毕竟你是人她是狗能一样吗     多举报多举报多举报  重要的事说三遍   举报理由尽量写长一点具体一点

养龙

此文为改文

不发了  一章一章发太麻烦了   而且敏感词太多 发不出来  我会在评论里放百度云链接   想看的自取吧  已经完结了

养龙

  此文为改文

第 4 章

  蜕皮的过程很痛,也很艰难。小蛟缠在临虚真君身上,不住的磨蹭,终于一点点的挣脱开旧皮,生出了新皮。
  自始至终,那人都任由它缠着,没有推开它。
  “咚”的一声,小蛟软绵绵的从临虚真君身上掉了下来。临虚真君慌忙抱起它,见它只是脱力累得昏睡过去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
  小蛟褪去旧皮后,新皮上覆盖着细细的坚硬的鳞片,头顶上浅浅冒出一截尖角,体型又粗大了一圈,更为接近了龙的姿态。
  心疼它辛苦了,临虚真君便欲去取些仙草灵丹来助它恢复体力。前些日虽从临虚宫带了些回来,替小蛟疗伤之时已用得七七八八,索性这回再多取些罢了。临走前不放心,在洞口布了一道结界,这才离开。
  腾云驾雾的赶回临虚宫,才到门口,白鹤童子迎将上来,道:“真君总算回来了,前些日百花仙子遣使送了帖子来,请真君去赴百花宴。凌华仙君也来了好几次,问真君何时云游归来……”
  临虚真君匆匆应了一声,刚踏进临虚宫内,便听到一个笑声:“大仙总算舍得回来了?我茶也喝了几壶了,以为这次又要扑空,还好,没有再空走一趟。”
  临虚真君一看,却是凌华仙君坐在石桌边,正端着茶杯冲他笑。这凌华仙君是他好友,在天庭挂了个闲职,是个清闲神仙,三不五时便找他相聚。这临虚宫内来得最多的,便是他了。
  “你无事也要登三宝殿的,扑空的次数还少?”临虚真君笑了一声,也不和他客套,只说了句,“我还有事,取些丹药便走。下次有空再去访你,这次恕不久陪了。”
  他转身便去了丹药房,凌华仙君不由得好奇起来,跟着他在他身后道:“这倒是奇怪,从不见你如此行色匆匆——你究竟云游去了哪里,和什么人如此投机,连回来也不舍得多呆片刻,见了老友,喝壶茶的功夫也没有?”
  临虚真君知道他难缠,若问不出个结果,只怕要一路缠着他不放。只得满足他的好奇心:“在下界无意中捡到个妖兽,修行尚浅,见它生得可爱,想将其驯化罢了。”
  凌华仙君眼中好奇之意更甚:“哦?是何等的珍稀异兽,连临虚真君都动了心?是打算调教好了当坐骑,还是带回临虚宫做仙兽?”
  临虚真君高深莫测的一笑:“到时候你便知道了。只是莫要眼馋,同我抢便是了。”
  凌华仙君嗤笑了一声:“算了吧,我府内多的是仙禽神兽,还来眼馋你?”顿了顿,又道,“过几日便是百花仙子的百花宴,你同我一起去?”
  临虚真君摆手道:“不去了,你记得帮我带一壶百花酿回来便是。”
  凌华仙君笑道:“百花仙子的百花酿,多少神仙想求也求不到,你倒是口气大,托我替你带。”凑近了些,不怀好意的嬉笑道,“百花仙子高傲得紧,只每回见了你,面上才有些笑意。你若肯开口向她要,别说一壶,一坛她都会双手奉上……”
  临虚真君正色道:“像你这般嬉皮笑脸,百花仙子自然是没有好脸色给你看。莫传闲话,你好歹也是个仙君,正经些罢。”
  凌华仙君摇了摇头,笑道:“真经不起玩笑话。”
  临虚真君也懒得理他,取了仙丹便走。凌华仙君“啧啧”叹道:“究竟是什么妖兽,你如此宝贝,用得着这么多仙丹妙药?难不成是条龙,是只凤凰不成?”
  临虚真君笑了一声,心道还真叫你说对了,他可不就是养着条龙?只不过是还未修炼成龙身罢了。
  心底记挂着小蛟,也无暇再与凌华仙君磨嘴皮,急急驾云而去了。留下凌华仙君望着他的背影,慢悠悠的道:“他究竟养了个甚?还真从未见过他对什么事物如此上心。”
  小蛟醒来之后,见自己蜕去旧皮,换了身新皮,更加神气了,不由得高兴起来。急急的要炫耀给临虚真君看,左右扭头,却不见了那人的身影。心里不由得一惊,赶紧往洞外爬去,谁知竟被挡在了结界内,出不去。
  它又惊又急,怎么都撞不开那结界。那人到哪里去了?不是应该守在它身边,温柔的摸着它的头,等它醒过来吗?难道……难道它蜕皮之后,那人嫌它换的新皮不好看,嫌它丑,不要它了?
  越想越是心惊,好像自己真的已经被抛弃了一样。小蛟扁了扁嘴,豆大的泪珠一颗颗的掉落下来。它独自存活了这么长的岁月,没有同伴,也没有亲人。好不容易有了个愿意被它养起来的人类,还没开心多久,竟然就被抛弃了。
  “呜呜呜……”它哭着哭着,声音开始渐渐变得扭曲起来,竟有些像人的声音了,只是稚嫩无比,仿佛孩童。两只前爪慢慢的伸长,变成藕节一般短短的手臂,身子也开始幻化,随着哭声渐强,洞内闪过了一道光芒,随即隐了下去。
  临虚真君赶回山洞,解开结界,走进去一看,却不见了小蛟的身影。心内一惊,心想自己分明设下结界,既无人能进来,小蛟也无法出去。怎会不见?急忙走到洞内深处,却见一个粉嫩嫩的小童,坐在地上,正哇哇大哭。一见他,手脚并用的爬过来,扑到他身上,哭得更伤心了,口齿不清的叫着:“坏人……坏人……呜呜呜。”
  临虚真君定睛一看,这小童头顶上长着一截拇指般粗细的小角,身后还留着一条短短的蛟尾,哭花了一张脸,好不可怜。
  难道……这便是那小蛟?它能化为人形了?
  临虚真君大喜过望,他的辛苦没有白费,小蛟终于能变成人了,这就意味着它通了灵识,能听懂人话,也就能在他的教化下,走上修行之道了!
  “不哭,不哭。”笨拙的哄着这哇哇大哭的幼童,临虚真君将它抱起来,安抚的不停摸着它的头,“你乖,不哭了。”
  “呜呜呜……你是不是不要我了……”
  “我怎么会不要你,只是恰巧出去了一会儿,这不是回来了吗?”临虚真君温柔的擦去它的眼泪,哄道。
  “我以为……你嫌弃我蜕皮后变丑了……”小蛟可怜巴巴的看着他。
  “哪里丑了,你看你变得多好看,眼是眼鼻子是鼻子,一点儿都没走样。”临虚真君也是个不会哄人的,好在小蛟也听不懂,只知道自己被夸奖了,终于不再哭了,扭捏的在他怀里蹭了蹭。两只白嫩嫩的胳膊攀到临虚真君的脖子上,拼命搂紧。
  “不可以不要我……”他嘟哝着,在那人怀里撒娇。
  临虚真君笑了笑,将它搂紧了些,温柔的道:“不会的,以后我都会陪着你,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  小蛟哭累了,哼哼唧唧的闭着眼睡了过去。临虚真君抱着它,感慨着真不容易啊,它终于能变成人了……还没感慨完,臂间陡然一沉,小蛟又变回了蛟形,沉甸甸的挂在他身上。
  ……原来它还是比较喜欢自己蛟形?还是偶尔才能变为人形?
  临虚真君无语的看着它,又开始头痛。
  小蛟自从能变成人形后,隔天又变回了原型。临虚真君开始费力的教它如何自由的转换成人类姿态。
  小蛟其实不喜欢变成人,手短腿短的,只能扑到临虚真君的大腿。而且也不方便出去猎食,变成人有什么好的?每次要变成人都好累,可费力气了。
  唯一的好处……大概就是能听懂人话,而且自己也会说话了。
  “来,变成人看看,乖。”临虚真君又开始哄它了。
  小蛟扭着身体,不愿意变。
  “你变了,便有奖励!”临虚真君狠下心,开始胡乱许愿。
  小蛟双眼一亮,忙憋足了劲儿,拼命让自己变,“嘭”的一声,变成了个粉粉嫩嫩的小娃娃,拖着尾巴,迈着两条小短腿,扑到临虚真君怀里要奖励。
  临虚真君笑眯眯的看着它:“你要什么奖励?”
  小蛟歪着头,要什么奖励呢?想了想,翻过身子,露出白白的小肚皮,用稚嫩的声音说:“你帮我挠挠,挠挠。”
  临虚真君便在它白嫩嫩的肚皮上轻轻挠了几下,小蛟舒服的眯了眼。忽然想起了什么,缠着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它听说人类都有名字,这个人肯定也有。以后它就可以叫他的名字啦,不用每次都用“这个人”、“那个人”的在心里称呼他。
  临虚真君一怔,隔了一会儿,慢慢开口道:“我的名字……叫吴亦凡。”
  这是他尚未成仙,身为凡人时的名字……也是那一世,与那人纠缠不清,害他最后铸下大错坠入了畜牲道的名字。
  他以为自己已经遗忘,却原来从来也未曾忘记过的名字。
  “吴……吴……”小蛟吐词不清的重复着,“吴……子……”
  “是吴亦凡。”
  “五一环……”
  “吴亦凡。”
  “吴,吴亦……凡……”
  终于纠正过来了,小蛟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,撒娇般的蹭过来:“那我也要,帮我也取个名字……”
  吴亦凡看着它仰着张天真无邪的脸,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不知为何心头一酸,竟是冲口而出:“你有名字的,你叫……”话语堪堪的顿住了,吴亦凡闭了闭眼,再睁开,似乎想到什么,对着小蛟疑惑的眼神,勉强笑笑:“乖,就叫阿恒好了。”
  小蛟不满的扁了嘴角,这算什么名字啊?
  吴亦凡哄它:“等你长大了,我就帮你取名字。”哄得小蛟总算听话不闹别扭了,这才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。
  那个名字,哪怕是已经过了数百年,仍不能轻易出口。他做人时豁达洒脱,问心无愧,唯一对不起的,辜负的,也只有那一个人而已。原来即便是已经做了神仙,也终归做不到前尘旧事尽数化作云烟。
  天下之大,你又何必执着于我不肯放手。
  天下之大,却没有第二个吴亦凡。
  当时当日只言片语,犹如心魔,从不曾摆脱。

养龙

  此文为改文

第 3 章

  小蛟这次伤得不轻,好在临虚真君的仙丹和仙草起了作用,养了一些时日后,慢慢的便恢复了过来。
  以前临虚真君给它弄来的那些野果什么的,小蛟连看都不看一眼。如今也不挑剔,给它什么就吃什么,连临虚真君都有些惊异了。想着它大伤未愈,光啃些果子蘑菇之类的,怎么调养得好身子。临虚真君无奈了,什么不杀生的神仙规矩也顾不得了,下河去摸鱼回来给小蛟补充营养。
  小蛟很欢喜,吃得津津有味,最后一条鱼在嘴里啃了一半,忽然住嘴了,留下半截,扭捏着推到临虚真君面前。
  临虚真君满头雾水,见小蛟一双眼闪闪发亮,带着明显的讨好意味,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。
  它这是要留一半给自己吃吗?
  摸了摸它的头,临虚真君道:“我不吃这个。”怕小蛟听不懂,便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一枚野果,咬了一口,示意他吃那个就够了。
  小蛟大概懂了,这人,不喜欢吃鱼。
  这段日子,它明显感觉出这个人对自己很好。不但帮它疗伤,还为他寻找食物——虽然小蛟也并不太喜欢吃鱼,可它还是很感动。
  它想快些好起来,然后把这个人带回自己的洞里,每天都出去猎捕好多美味的食物回来,和这个人一起分享。
  又过了些日子,身上的伤处已经差不多愈合了,小蛟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。试探着爬到洞口探了探头,发觉没有结界阻拦,便更加高兴起来。
  回过头,见那人盘腿坐在山洞中,闭着眼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小蛟歪了歪头,心想,人类都是这么睡觉的吗?它小心翼翼的爬过去,试着用尾巴将临虚真君盘了起来,见对方没太大反应,便放下心来,使劲一卷,将临虚真君整个卷住了。
  临虚真君一惊,睁开眼,只见小蛟费力的拖着他,往洞外爬去。
  它这是想做什么?
  不明白小蛟有何打算,临虚真君便也任由它将自己带到了洞外。小蛟出了洞口,尾巴动了动,小心的将临虚真君移到自己背上,便飞了起来。临虚真君大惊,这小蛟不过他小腿粗细,居然驮着他在天上飞——会不会掉下去啊?
  他只得稳住身形,悄悄施了个法术,小蛟只觉得身上一轻,疑惑的回头一看,见那人还好端端的在自己背上坐着,便又放下心来,继续往前飞。
  它一路腾云驾雾,最后落在了一处山崖,岩壁上有个石洞。小蛟将临虚真君放下,尾巴卷住他,横拖竖拽想将他拉扯进去。
  临虚真君终于明白了,小蛟这是想带他回它自己的洞内。
  忍不住笑起来,临虚真君挣脱了小蛟的尾巴,指了指那洞:“这是你住的地方?”
  小蛟跟他在一起这么长时日,大概也能听懂一些人话了,使劲点头,拽咬着他的衣裳。临虚真君不忍拂它好意,便跟着它进去了。
  那洞府虽说不大,倒也被小蛟整理得干净。临虚真君左右看看,小蛟生怕他不喜欢,赶忙将自己收藏在洞内的宝贝都堆了出来——临虚真君一看,什么野兽的皮毛,野鹿的犄角,野猪的獠牙,还有些小蛟不知从哪儿收集来的闪闪发亮的一堆石头。
  小蛟眼巴巴的瞅着他,讨好的晃着尾巴。
  临虚真君忍俊不禁,有些明白它的意思了,这是想要他留在这洞里吧?想了想,小家伙之前一直恼恨他将它捉住,关在洞里,禁锢了它的自由。既然不愿意被个人类关住,那么换成它把他带到自己的洞里,大约就不会闹别扭了。
  小蛟也有小蛟的自尊呢,这也算是向他示好吧?
  “是想让我留下来吗?”临虚真君蹲下身子,摸了摸小蛟的头,问道。
  小蛟双眼一亮,欢喜的点头,不住的蹭着他的手,还把那些它的宝贝又往临虚真君面前推了推。
  留下来,留下来,这些都归你!它眨巴着亮晶晶的双眼,以肢体语言向临虚真君示意。
  “噗嗤”一声,临虚真君忍不住笑出声。其实住在哪里对他而言都无所谓,横竖都是山洞,既然小蛟比较喜欢留在自己的洞里,那他跟着留下来也无妨。
  于是点了点头,他对小蛟道:“好,我留下来。”
  小蛟开心坏了,它无比满足的看着临虚真君站在它那堆宝贝中间,都归它了!它的宝贝和这个人,统统都是它的了!
  啊,对了,既然这个人归它了,就要在他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记号才行。小蛟高高兴兴的将临虚真君扑倒在地,从头到脚的把他舔了一遍,满意的眯起了眼。
  好了,这下他身上全都是自己的气味,别的妖怪就不敢来抢他了。
  临虚真君莫名其妙被它用口水洗了个澡,以为这也是小蛟向他示好的举动,便也没有挣扎,只是笑着任它缠着自己。
  他心里想,总算是驯化它第一步成功了,小蛟现在已变得同他亲近起来,以后慢慢的懂事了,就可以教它修行之道了。
  唉……只是它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?
  临虚真君住下来后,小蛟就变得忙碌起来。它用兽皮在山洞里给临虚真君铺了张床,周围装饰了一圈闪闪发亮的石头。满意的审视着自己的杰作,小蛟兴高采烈的向临虚真君邀功。
  临虚真君摸了摸它的头。小蛟便开心的出去猎食了,傍晚的时候拖了一头野猪回来,已经咬死了,它没舍得吃,想先让给临虚真君吃。
  临虚真君满头黑线。
  小蛟用头拱着他,意思是他为什么不吃,这是它好不容易才猎捕到的呢。
  临虚真君将那头野猪拖到洞外,对小蛟道:“我不吃这个。以后你出去觅食,吃完了再回来,知道吗?”
  那头野猪鲜血淋漓,弄得整个山洞内都是浓浓的血腥味。仙人原是最爱洁净的,临虚真君虽是个不拘小节的,也忍受不了这股刺鼻的血腥味。
  小蛟十分失望,但也看出了临虚真君大约是讨厌这些气味,自那以后每次出去觅食,都自行解决完毕才回来,还会先将自己洗洗干净,免得嘴上身上还带着血腥味。
  晚间睡觉的时候,它便舒展开身子,小心翼翼的把山神盘起来,头枕在他怀里,睡得十分香甜。
  日子过得飞快,这天小蛟一早醒来,便觉得浑身不对劲——痒,全身都在痒,骨头都在发痛,好像有什么要从它身体里挣脱出来。
  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只能死死闭着眼忍,实在忍不住了,只好蹭到了临虚真君身上。睁开眼,见那人带着关怀之意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,小蛟只觉那人衣衫的布料摩挲着自己的身体,竟意外的觉得舒服了些。
  它缠住了临虚真君的身子,缓缓扭动起来。临虚真君一愣,待要推开它,却被缠得死紧,任由它缠着吧,小蛟贴在自己身上不住摩挲扭动的感觉……实在是令他不好受。心道小蛟这是怎么了,一看,却见它身上的皮,正一寸一寸的挣裂开来。
  蛟不比蛇类,一年一蜕皮,而是成长到了某个阶段后,才蜕皮化为新的姿态。小蛟满了一百岁,蜕皮了。

养龙

此文为改文

第 2 章

  临虚真君将小蛟强行捉来后,原本打算教它如何吸收日月精华,炼气化神,修炼内丹。奈何小蛟懵懵懂懂,以人类年纪来算的话,不过是个三岁幼儿。自幼便在山野间独自存活,善恶是非不辨,礼义伦常不通,人话都听不大懂,还教它修真,它懂什么修真?只晓得一味和临虚真君作对而已。
  小蛟性野,不喜欢被拘管在山洞里头,一天到晚想着要逃出去。可是洞口被那临虚真君布了结界,它被挡住了出不去,一怒之下,“砰砰砰”使劲撞,牙齿也用上了,爪子也用上了,那结界还是牢不可破。
  临虚真君站在它身后默默叹气。
  这个样子,要如何教化它?夜间捉它出山洞,想趁着月阴之气最浓的时候,教它如何吸取月阴精华,它却呼呼睡得口水横流,好容易拍打醒来后,便赌气用尾巴甩他,拿头撞他,横竖说什么它也听不懂。
  临虚真君很头痛,他不知道驯化一只灵识未开的小蛟,原来是这般费劲的事。而且很明显的,小蛟不喜欢它,对着他眼里总有种浓浓的敌视意味。
  他明白,小蛟恼恨他剥夺了它的自由。
  也许他确实太心急,一心想要小蛟早日走上修行之道。可他忘了,小蛟是在这山岭里头野生野长惯的,什么修炼它完全不懂,不过是凭着身上流淌着的神龙血脉,注定是个异种,天生便能腾云驾雾,游水戏浪。从来也无人管教过它,要它听话,谈何容易。
  临虚真君试着回想了下自己如何驯服了临虚宫中那几只仙鹤——得出的结论是,那几只仙鹤原本就是通灵性,有了些道行的,哪里像这小蛟,混沌懵懂,顽劣不堪。
  蛟类喜食生肉,临虚真君这些天关着它,每日只喂它吃些野果,小蛟理也不理,饿得不行,眼见着瘦了。
  临虚真君无奈,只得解开了结界,放它出去。小蛟一见结界开了,欢天喜地,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。临虚真君苦笑,自己还真成个坏人了。
  看来这种把小蛟关起来教养的法子,不对路。
  临虚真君放走了它,让它自行去捕食,要是再饿下去,奄奄一息,可不是他的罪过。他也没闲着,想到临虚宫内倒是藏了不少仙丹,不如拿些回来,哄着小蛟吃下去,一来可以滋补身体,二来,也有助它提升修为。
  靠它自己修炼,不知何时才能有所成。临虚真君心想我既然决定要助它修行,便不可半途而废,想方设法也要让它早日通了灵识。
  其实他也不是没想过干脆将小蛟带回临虚宫,好好调教。可转念一想,小蛟是自由惯了的性子,被他拘在山洞里这几日,已经恼怒得很,要是带回了临虚宫,那么个清寂的地方,小蛟不憋死才怪。想来想去,还是留在这里算了。
  也不打算再束缚小蛟的自由,任它出去野,晚间再捉它回来便是了。只要小心别让它又跑到人间去作乱,别的都不打紧。
  就如同寻常百姓家养儿子,也没见成天关在家里的。待它再长大一点儿,通了灵性,也就好了。
  小蛟得了自由,恨不得走得越远越好,生怕再被那人给捉回去。它饿了好几天,急于捕杀猎物充饥,在栖龙山内胡乱游走。先是爬到一棵树上吞了一窝鸟蛋,犹嫌不足,抬头忽见悬崖上赫然有个大巢,小蛟心头一喜,忙向着那悬崖飞过去。
  小蛟最喜欢的食物,便是鸟蛋。通常会在悬崖上筑巢的,大多都是鹰或隼类,这种猛禽别的蛇可能不敢去碰,它可不怕。比起寻常鸟蛋,鹰蛋或隼蛋要大得多,它平时也不容易遇到,这次见那巢内母鸟不在,便喜滋滋的飞到了悬崖上,慢慢向着那巢爬过去,身子绕成一圈,将那巢盘住,头探了进去。
  见那巢内竟然有三、四枚蛋,小蛟开心不已,嘴一张,一口便含住了一颗,囫囵吞下去,紧接着又去吞第二颗。正吃得欢喜,头顶上猛然传来一声尖利的鸣叫声,小蛟一惊,还来不及躲闪,便被一爪子狠狠挠在了背上。
  小蛟急忙松开盘住巢穴的身子,抬头一看,却是一只灰翅巨隼,凶猛无比。隼是蛇类的天敌,而这只隼竟比寻常的隼还来得巨大得多,喙如金钩,双目如电,俨然是已经成精了的。小蛟待要飞起来和它厮斗,怎奈那隼灵活无比,爪子犹如钢钉,竟是对准了小蛟的七寸处,狠狠插了下去。
  小蛟痛得眼泪四蹦,嘶的一声,一尾巴甩了过去,那隼腾身避开,又向着它头顶袭来。小蛟在这栖龙山内横行霸道惯了,从未遇到过这般厉害的——它却不知,隼原本便是禽族中本性最凶残的鸟类,这巨隼如今见巢穴被占,四枚蛋被吞了两枚,如何不暴怒,小蛟渐渐便落了下风。背上被抓得皮开肉绽,连头都被啄破了。
  正险急处,猛然一阵劲风袭来,也不知从哪儿飞来一柄拂尘,竟将那巨隼给抽飞了。随即它身子一轻,被人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,落入一个温暖的怀内。小蛟眼泪涟涟的抬头一看,却是那之前欺负了他的坏人,赶来救它了。
  原来临虚真君方自临虚宫回来,半空中见一只巨隼正在狠啄小蛟,大吃一惊,连忙赶至将那隼抽飞,救下了小蛟。见小蛟身上到处是伤,大为心疼,急忙抱着它回了山洞。
  小蛟气息奄奄的,缩在临虚真君怀内。它疼得厉害,浑身一个劲的抽搐,临虚真君忙掏出一颗仙丹,喂它吃下去了,随即便找药替它疗伤。
  昏昏沉沉之际,小蛟下意识的用尾巴将那人盘了起来,头垂在他肩上,嘶嘶的抽气。临虚真君将仙草嚼碎了,一点点抹在它的伤处,小蛟只觉得伤口处一片清凉,又痛又麻,很不舒服,便又扭动起来。
  “别乱动。”临虚真君将它按住,“伤口结痂后,还要过一段时日才能生出新肉。你太淘气了,为何去招惹那巨隼?”
  小蛟听不大懂,身子被按住,只好在临虚真君身上蹭来蹭去。
  它长这么大,不是没受过伤,不是没被欺负过。只这次格外凶险,差点连命都丢了。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它,每次它吃了大亏,都只能靠自己一点点痊愈,慢慢恢复。
  这个人的手,摸在它身上,那么温暖,小蛟眼泪汪汪的用头轻轻顶了顶临虚真君的下巴,又讨好般的舔了舔他的脸。
  那是它表示感激的方式。
  临虚真君一怔,随即微笑起来,在小蛟头上轻轻拍了拍:“原来你也并非完全不懂事。”
  小蛟害羞了,将身子缩成一团,尾巴一点点的蹭到临虚真君的腿上,轻轻搔动了两下,然后卷了起来。
  它决定了,等它伤好后,就把这个人卷起来,拖到自己洞里去。
  拖到它的地盘,这人就不敢欺负它了。它会把他养起来,藏在洞里,以后他就是它的了。

养龙

养龙
  作者:苏特
改恒凡

  第 1 章

  海外有仙山,云间飘渺处,有无数处神仙洞府,临虚宫便是其中的一处。
  名字倒是堂皇,实际上这临虚宫不过是一座小小的道观,里面只有一位临虚真君,养了几只白鹤。临虚真君得道飞升已有四百余年,每日里除了打坐修炼,无事便去各位仙友处下下棋,品品茶,过着规规矩矩的神仙日子。
  他生性随和,仙友也多,时常接到各式的帖子请他赴宴。刚从东海龙宫中喝了龙王太子的喜酒回来,又惦念着南极仙翁酿的仙酒已熟,腾云驾雾的要去叨扰那老头一番时,经过一处县城,却发觉底下妖气冲天,民怨沸腾。
  临虚真君略一皱眉,好管闲事的天性发作,便按下了云头,化为凡人之姿,入了人间。这县城名为齐县,地捶西北,本是个常年干旱之地。老百姓每年都会搭台子拜祭龙王爷,以求来年风调雨顺。不料这一年,也不知龙王爷是喝多了还是乐抽了,连降暴雨,渐渐竟成了洪患之灾,庄稼被毁,无数百姓流离失所。
  临虚真君掐指一算,心道怪哉,这分明不是此处水府之主所为,究竟是何处来的妖孽,在此兴风作浪,祸害百姓?伫立于堤坝之上,只见洪峰间隐隐有条似蛇非蛇的古怪长虫,正在水中扑腾,尾巴翻卷来去,掀起一道又一道的巨浪。临虚真君眸子微微一凝,已然明白,这便是那作孽的妖精了。
  捏了个手诀,临虚真君踏浪而去,一弯腰便将那扑腾得正欢的长虫从水中揪了出来。定睛一看,却是条蛟,大约成精不久,也没多深的道行,被他拘了法力,倒提在手内,仓皇间不住的挣扎扭动,头颅左甩右甩,想去咬他的手。
  临虚真君将它捉到了岸上,松开手,那小蛟便掉在了地上,张牙舞爪的扑上来,嗷呜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掌。
  临虚真君甩了甩手臂,小蛟便跟着左晃右晃,却仍是死死的咬住他的手掌不放,发狠咬了半天,却不见流血,有些呆了,愣愣的松开了嘴。
  临虚真君笑眯眯的看着它:“我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,原来是个牙都没长全的。”
  小蛟大怒,尾巴一甩,冲着临虚真君身上便抽过去,却被他轻轻松松一把提起,戏谑的道:“才几十年道行吧?人形都化不出来,便跑到人间兴风作浪——”他眉头忽然一皱,将那小蛟提到眼前,仔细一看,依稀在这蛟精的额头上,辨认出一道痕印。
  朱砂般的颜色,倒像是鲜血抹上去的一样。临虚真君的眸子瞬间紧缩,双眼合上,再睁开时,已然开了天眼,只一瞬间,这小蛟是何来由,心底一清二楚。
  “原来是你……”叹息般的声音响起,小蛟懵懂抬头,却见这欺负了自己的人,眼中闪过一丝似喜似悲的神色,“你竟然坠入了畜牲道,莫非是我的过错?”
  小蛟听不懂他说什么,歪着头,疑惑的看着他。
  临虚真君稍微松开了手,将小蛟放到了地面上,低头道:“你从哪里来的?父母没有管教过你,不许在人间胡作非为吗?”
  小蛟根本就没听他在说什么,身子被放开后,立刻便扭动着要逃走。它诞生于云泽间,从一颗蛋里头自己爬出来的,根本不知道父母是谁。起初它以为自己是条蛇,爬进了一个蛇窝,将自己藏在一堆蛇蛋里头,妄图冒充那些蛋的兄弟。结果那对蛇夫妇吓得弃窝而逃,小蛟好不伤心。
  渐渐的,它明白了自己也许只是被遗弃的一颗蛋,整个山上,没有一只和它长得相似的爬虫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。
  没有同伴,也没有亲人,游走于山峰水泽之间,寻常妖怪也不敢来惹它。小蛟很寂寞,它也想找个玩耍的同伴,偶尔跑到了人间,上岸后被老百姓当做妖怪,一顿石头木棍乱砸,将它赶到了水里。小蛟生气了,便在水中胡乱扑腾,掀起狂风巨浪,将那些砸它的人都卷进了浪涛之中。它也不懂什么叫为非作歹,伤人性命,只凭着性子胡来,还觉得很开心。如今它觉得被眼前这个人给欺负了,自己还打不过他,出于本能,它只知道要赶紧逃走。
  临虚真君见它要逃,眉头一皱,又将它捉了回来。小蛟很愤怒,嘶嘶的吐着气,不停的挣扎。却听捉着它的人说:“我送你回去,你不许再到人间来作乱了。”
  “啪”的一声,蛟尾狠狠的甩在了临虚真君的背上,小蛟呼哧呼哧的,气得一双眼瞪得滚圆。临虚真君不觉好笑,驱动法力驾起云雾,将它提在手内,向着附近的山头而去。
  那座山,名为栖龙山,传说中是曾经出过神龙的地方。蛟这种生物,乃是龙蛇交配所生,也许这头小蛟的父母,其中一个便是那条神龙。
  临虚真君带着小蛟到了栖龙山,却又犯了愁——它的父母到底在哪里?
  这小蛟连人话都不会说,问它肯定也是白搭。若将它丢在此处任它野生野长,说不定又要去人间作乱,万一酿成大祸,遭了天谴,如何是好。
  可是,若有人肯管教它,悉心引导它,千年后,这蛟精便可化龙。
  临虚真君踌躇了半晌,盯着那懵懂不堪的爬虫,心道罢了,是我前世欠了你,这一世,便助你化龙罢。
  于是临虚真君便留在了栖龙山,寻了个山洞,稍微打扫了一下,权充临时洞府。那小蛟被他强行捉到了洞内,以术法约束住,被迫也留了下来。
  “从今日起,我教你善恶之分,修行之道。他日你悟成大道,也算没有白费我这番心血。”
  临虚真君站在它面前,一字一句的对它道。小蛟有听没有懂,只恼恨被他禁锢了自由,尾巴一甩,屁股对着那人,不理他。
  临虚真君也不生气,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枚水灵灵红艳艳的桃子,招手叫小蛟过来。
  小蛟咽了口口水,眼巴巴的看着,极有骨气的没有动。
  呸,它又不是猴子,怎么会喜欢啃桃子。
  “你不吃吗?”临虚真君笑容很恶劣,慢条斯理的咬了一口,香甜的桃肉味飘散开来,晶莹的桃汁顺着临虚真君的手指,滴了下来,正落在小蛟的头上。
  呜……欺负人……
  小蛟委屈的吞口水,它虽然不喜欢吃桃,可它饿了,又渴,这坏人还故意馋它。为什么不放它走,要把它强留在这破山洞里。
  它讨厌他!

《养龙》恒凡

   此文为改文     https://pan.wps.cn/l/sr85aqg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这个链接大家能不能看哈   要是不能看的话只能等明天我重新做一下云盘链接了 

不仅是容貌绝艳  连身材都如此标致  尤其是腰臀线的弧度简直完美   这样的人真的是上天的宠儿  无一处不精致  比妖精还会蛊惑人心  偏偏那双眼睛干净又无辜  纯情的不像话

喜欢你真的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   吴亦凡   生日快乐呀❤❤❤